新移民国外到底需要多少钱吗

有人用“贫贱不能移”来调侃富人移民,可你知道移民国外到底需要多少钱吗?以移民美国为例,目前办理一份EB-5签证(投资移民签证)所需的费用约为360万人民币。这不是小数目,但与北京五道口10万/平方米的房价相比这个数字也就不显得那么离谱。有人相信移民具有其他投资所没有的优势。这次我们一起了解下当前的移民市场,看看整个移民过程到底需要花多少钱,又需要做哪些方面的准备,经历怎样的过程。当然移民的方法有许多,或许有一天你会发现金钱并不是移民出国的最大门槛,拥有技术和知识也同样重要。聪明移民指南请看下面:

投资移民,四步走移民美国—讲述者刘云39岁 移民目的地:美国
刘云称自己是一个“作坊式企业的小老板”。他在徐州拥有一家效益不错的纺织厂,雇员超过500人。在花费了约360万人民币并等待一年后,现在他已经是手持有条件签证(I-526签证)的“准美国人”了。刘云本身是上海人,2008年,因为希望给儿子更好的成长环境,他第一次考虑移民。当时他正处于事业发展的关键时期,所以移民计划一再推移。直到2012年,“厂子各方面都平稳了,我才重拾这一计划。”在寻找移民中介之前,刘云做了一系列功课。“我最初选定移民目的地是加拿大。”加拿大社会环境和华人社区都让他满意,他一开始找中介办理加拿大的投资移民手续。“但中间等待的过程过长,加上美国这边有机会,所以我就改成双签。”就此他正式踏上移民征程。I-526:I-526申请核准后,在广州领馆面试,拿到移民签证;持有移民签证入境美国之后即可获得永久居住卡(绿卡)。此时的绿卡上的期限为2年,2年到期前90天,递交I-829申请解除条件, I-829申请核准后,转换新绿卡。

双签:加拿大承认双重国籍,美国默认,所以美加两国可以办理双重签证。
1.先得找个好项目
2012年初,刘云在网络上寻找各类移民中介,并参加各中介公司的推荐会。3月,他看中了美国一个在EB-5法案下设立的区域中心投资项目。该项目位于凤凰城(Phoenix),为某家急性护理医院做投资。按照美国投资移民的法案规定,刘云需为该项目投资50万美元,并提供相应的证明材料后,即可获得两年临时签证。如果签证期间他没有犯罪记录、50万美元投资款没有撤资,并且该EB-5项目正常运行,即可以通过移民局的认可换取永久绿卡(I-829签证),同时该笔投资也可以收回。简单来说,美国的投资移民政策主要是利用申请人的投资来刺激本国经济同时增加就业岗位。6年后,申请人是否能拿到永久性绿卡(I-829签证)并收回投资款项,还要看美国当局对于其投资项目的审核情况——审核盈利能力以及该项目带来的就业量。这就导致众多的申请者在挑选投资项目时必须审慎小心,因为并不是所有项目都会正常建设、持续盈利并满足就业率的要求。在选定“绿谷医院”之前,刘云对该项目做了详细调查。公开资料显示亚利桑那州绿谷地区有4.5万居民,其中尤以退休老人为主,平均年龄在71岁。“人口老龄化在美国也是很大的问题,所以即便不是高档的医院,其盈利能力还是有保证的。”而在针对当地50岁以上人群的一份调查报告中显示,在1300名参与者中,90%的人表示周边需要一个医院设施。刘云动用了自己在美国的朋友帮忙评估,“朋友说凤凰城方圆56公里都没有上规模的医院。”这让他踏实了不少。 “美国的医院一般都有政府补贴,绿谷医院的收入将有64%来自联邦医疗体系报销。”刘云说,与传统商业项目相比,医院类项目成功率更高,保障性更强。当然,“就业系数”方面的优劣对比他也不敢大意。“关乎最终能否换取永久绿卡的每个关键节点我们都必须重视。”好在医院项目在增加就业方面有些优势,比如包括清理垃圾的工人等兼职职工也能算入最终的就业系数内。EB-5的移民法案中对于就业系数的算法分为很多种,包含有直接就业、间接就业,甚至有间接再间接的就业计算公式,而医院项目产生的就业效果就可以纳入这种间接再间接的就业系数中去。有了这些优势,刘云对于这个项目颇有信心。2012年3月,他缴纳了5万人民币的手续费后便和移民中介签订了合同,随后按照中介提供的材料清单着手准备相关的申请材料。
EB-5:1990年EB-5设立,该法案规定在美国投资100万或50万美元,创设一个企业创造十个工作机会即可办理美国移民。它是所有美国移民类别中,申请核准时间最短、资格条件限制最少的渠道。

2.律师和基金公司是你的好帮手
申请移民的材料包含了刘云的结婚公证、户口本、银行记录等等。其中让他“最折腾的”的是出具“资金来源证明”。“美国的投资移民政策对于申请人的个人要求比较宽松,也没有语言限制,但对申请资金的来源有硬性要求。”刘云选择了用“股东未分配利润”的方式作为自己的资金来源证明。为了证明该笔资金的合法性,他需要将自己纺织厂的股权以借资的形式抽取出来,并聘请审计公司进行审计,“仅审计费用就花掉5万人民币。”从开始整理材料到最终的审计结束花费了两个月时间。同时中介公司的文案会将刘云提交的相关资料全部翻译成英文,为其后续的面试做准备。这期间,刘云需要支付另一笔大额的费用—5.5万美元的美国基金公司费用和律师费用。“其中基金公司费用为4万美元,律师费为1.5万美元。”刘云说,他知道基金公司的费用并不是移民过程中必需的款项,“但有基金公司操作会比较放心。”在美国的投资移民中,基金公司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对内它会帮助申请人把关各个区域中心项目的质量,遴选出适合申请者投资的项目。而对外它会帮助申请人寻找律师团队,准备相应的移民文件等。某些老牌基金公司甚至会聘请那些参与起草EB-5法案的律师进驻团队,以保证申请人能成功移民。选择一个正确的基金公司将大大提高移民申请的成功率。一些有经验的申请人甚至会认准某些基金公司的品牌,提前去抢购其推出的项目。用刘云的话说,“基金公司类似于一个保护伞,让我觉得资金和过程都更安全。”而1.5万美元的律师费也“还算合理”,因为这种律师服务将一直持续6年,直至申请人拿到绿卡并收回投资。

3.先付款再面试
确定了基金公司和律师之后,刘云就开始正式地实施投资计划了,他需要将50万美元汇到美国政府指定监管的账户上,一旦移民局通过他的移民申请为他办理临时签证,则这笔款项就会投放到区域中心的项目建设中。但在一年前,这些对于刘云还很遥远——2012年6月,他正在发愁怎么将50万美元“等同汇换”到美国去。对于国内的申请者来说,这是个繁琐的问题:首先他们需要在海外开设一个接收转汇业务的账户(国内的申请者一般会将开户地选在香港)。随后他们还需要将人民币“分批次地汇寄到该账户上”。受制于中国的外汇管制制度,中国公民每人每年只能兑换5万美元,这就意味着申请人需要寻找更多的人来帮他兑换。 “我太太发动了她的七八个亲友帮我一起换汇。”刘云说,移民这种事儿他并不想张扬,尤其是不愿意让自己的客户们知道,以免影响厂子的生意,所以只能在亲友间寻找合适人选。但就算有足够的人数可以帮忙兑换,也一样需要耽搁时间——即便是亲人也会要求和申请人一起赴银行汇款。 “整个换汇过程持续了2到3周。”刘云说,他申请移民的时间不恰,如果是在年末年初的话,就不需要麻烦这么多人来帮忙。“每人每年5万美元的额度,这样跨年的话我们夫妻两人就可以汇款20万美元了,但当时是6月份我不能拖延。”按照中介的安排,汇款完毕后,刘云保留了香港的账户,因为6年后这50万美元还需要原路返还到这个账户上来。他又支付了1500美元的“移民局申请费”,并将准备的资料一同邮寄到移民局。“这中间就是漫长的等待。”刘云说,他需要等律师将其所有的资料递交到移民局,并申请I-526的临时签证。四个月后他收到移民局的一份回执函(receive notice),再过大半年才收到批准函(approve notice),这意味着刘云的移民申请已经审核通过,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到美国领事馆进行面试。 “当时一个朋友和我一同去办理移民,他选了一个曼哈顿的区域中心项目,竟然早我三个月就收到了面试的通知。”刘云说那三个月确实十分焦虑,不知道自己哪个材料出了问题,担心自己的申请不会通过审核。事后他才明白其中带有随机性,这段时间长短取决于移民官的审案速度。为了提高签证面试的通过率,中介公司还专门组织了集中培训。在“签证问话日期前两周”,他们全家还需要到指定医院做一次体检和疫苗接种,“这些都是移民局规定的,价格是成人1100元、儿童640元。”

4.申请永久绿卡
2013年的9月份,刘云终于迎来了“签证问话”。“只要前期准备充足,面试不复杂。”刘云说,面谈时聊的话题也都是申请材料中填写的问题,基本上就是一个核实的过程,一般都会通过。“中介此前说过,如果通过他们会发放给我一张白色的纸质文件,不通过的话,会给我一份蓝色的纸质文件让我继续补充材料。当我看到他们递出来白色的文件纸时,我就确定我拿到这个‘有限签证’了。面试通过后,刘云要将护照寄送到指定的地址进行“贴签”。这张泛白色的VISA就是I-526的签证了。他后续还需要再赴美国向律师报道。“实际上大部分的申请程序都是由国内的中介公司、美国的基金公司和美国律师来完成,所以之前的几笔花费还是值得的。”拿到I-526签证后的三个月内他需要到美国办理入境手续,同时在律师的协助下提交永久绿卡(也就是I-825签证)的申请。“原本计划10月份过去会见律师,但正逢十一假期,机票涨价客流增多,于是我们就计划推迟到感恩节前过去,顺道带着孩子旅游。”刘云说,移民美国的另一个好处是出入自由,“半年内有一次出入境记录就可以了,并不像其他国家需要坐移民监。”现在,刘云投资的50万美元已经进入“绿谷医院”项目运营。基金公司也会定期的将项目进展情况向他汇报。“如果一切顺利,再过两年我就可以拿到美国的永久绿卡了。最初决定移民时,家人也劝我说50万美元不是个小数目,投出去之后还不确定能否收回来,万一最终项目砸了,移民又没有办好怎么办?但我决定去尝试做这件事,这其中固然有我对成功移民的信心,同时还有我对孩子的考虑,我希望他能有一个更好的未来。”